06022011 晴 大年初四我随毅到了泰国一趟 听说二月份很多攀岩手都会聚集在甲米tonsai湾 毅来过一次就爱上了 这次他把我一起带来 两年前他说希望有天我们会一起回到这里 那时候感觉很渺茫 他说只要我们用心祈祷 上帝会听见 相信奇迹和绝望只在一念之差 我想也是 机票早在去年头已定好 只是没料到出席的身份和从前从前一样 像没变过 :) 从aonang到tonsai湾经过很多漂亮的岛屿 感觉像是熟悉 似乎以前就在这里看过发光的海洋生物对吧 tonsai 没有华丽旅馆 空调能说上是最好的设施 就连岛上所有电流供应也只限于傍晚6时至早上7时之间 我喜欢这样生活 不需管脚上的沙清得多干净 还是要化个什么妆 香水喷什么牌子 先一切从简 找到这家dream valley resort后住了下来 他说不用浪费时间看其他家的 因为都大 ...

Read More

毅上岸后很失望和我说海里堆满了死珊瑚  10年前在同样的地方却能看见一些海龟小鲨鱼 地球暖化水温上升很多生物耐不住  还剩下多少个年代的孩子能够和我们一样幸福 能理解珊瑚为什么五颜六色  海底世界和卡通里的大不同  鲨鱼不是都爱吃人 我们不能永远 take things for granted 海洋生态保育早就该从你我开始 保护大自然本來就是人类的责任  我们能做的不多 但尽管只是盡那一份綿力 回报大自然给我们带来最伟大的贡献 人类控制饮食最能直接帮助 鱼翅用量对世界范围的海洋造成无法衡量的破坏 导致全世界的鲨鱼种群遭受重创 不平衡的食物链 逐渐灭亡的海洋生物 婚礼本应是幸福的 ...

Read More

十二月的节目好多 R的生日 还有我的T的  两场婚礼 圣诞节 和新年倒数 把每个周末挤满节目 不知道是真的活跃 还是要确保让自己没有一刻空着 怎样都好 这段日子我过得挺开心 虽然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偷偷落泪 M答应过有他在的时候 只要能让我快乐 要他怎样都行  所以我决定以后要好好的 欺负他 说要找这间石膏工艺馆说了好久 终于圆了M的心愿 说要一起为石膏上颜色 说要找回那儿时的感觉 M就是这样 脑袋不断在想让人累死的计划 那时候说要画幅很大很大的画 里头留个小角落让他小发挥 不然就反转厨房煮很多来考验厨艺 这人对食物很有要求 啊再不然就去哪里哪里做什么吃什么 有时同样的事情可以像神父重复说个好几次  问了又问 有时像个大孩子  不停说无厘头的话 说了好像没说 就像这次说好大家各涂一个模型 结果就 ...

Read More

姐走了 去了台湾 要几个月的时间 这几个月对我很重要 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 姐走之前的两天 和我说她为我姐妹俩感到骄傲 我不哭 爸妈 和你都只会看到我笑 毅给我最后拥抱 然后转身离去的那个背影 会一直永远絡在我心 这个决定 就连我自己也不能相信 一个晚上走了两个 啊不 三个人 老天很公平 派回来两个陪我渡过 不然这些勇气哪来 我真的不知道< 虽然早上起床张开眼睛的刹那 很awful 但始终路是自己选的 还是要挺起身子毅然面对 做了恶梦 不想睡觉也心跳加速那么痛苦 宁可起床梳洗 然后开始写字 把话说在这 总好过闷在心里 传了简讯给M告诉他我的恶梦 他一定惊讶 我也会有恶梦 风水轮流转啊M 我欣然接受 幸好最近有R和M 不停不停给我传简讯 不停不停给我加油打气 我叫这为 moto spirit 打不死的spirit 听起来很笨 但那种力量 不是谁能看小的 听了一遍 ...

Read More

那天我提议说去唐人街 心想不能每次都是毅领着我走 这次就换我拍了胸口说 我要带他吃好吃的 查过资料再听了好多介绍 统统记在记事本 心想这次可威风了 都听我的 到了地铁站结果 地图还没来得及找到 毅已走在我前面 我也只有踏着他的影子跟着走 R说我属翻版人马座 性格完全唱反调之余 是确确实的小女人 不是的 从前我也滥情过 所谓滥情 也不外是在人群中寻寻觅觅 不踏实的passerby 来又走 又或许 这并不叫滥情 09年8月14日 我怀念的是 四年前的这一晚 忐忑担心约会会不会顺利 会不会就是那个男人 怀念那天看的电影 电影情节忘了演些什么 只记得他怎样突然握着我的手 然后不肯放 手掌心好温 怀念那天他穿的青色衣服 刷白牛仔裤 坐在我面前那时候的眼神 然后在西班牙酒吧醉醺醺说的酒话 还记得在家门外我说 我不确定我们现在算什么 以为他会失望 结果他微笑回我说 it's ok ...

Read More

你们可好啊 已经那么久没更新 其实也没为太久而难过 是生活过得充实 无法腾出多余时间 既然生活精彩 那没什么好遗憾 现在总算停下脚步 想想写写 多个月来 走过什么地方 看过什么事情 认识多少有趣的人 多少欢笑 多少泪 那个二月份 普及岛的海床 那个二月份 用心呼吸 阳光 沙滩 游艇 岛屿 啤酒 朋友 鱼只 还有法国男人 几天的水上生活 回来后耳水无法平衡 不停轻微摇晃 还得设法适应踏实的地面 [15 FEBRUARY] 即便是用完仅有的精力 也要在忙透之后 那短短数小时 庆祝情人节 GMT 01:00:00 看了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太累了 戏院里睡着 我说靠在他肩膀 闻到那退卸的香水味 因为这样 有催眠的作用 怎样也不肯承认自己是太累了 里头一小时的片段 benjamin 最年轻好看的时候 我 ...

Read More

[8 December 08] 生日快乐 我对自己说 朋友说 家人说 短讯说 他说 你说 好久没在多人面前为自己唱歌许愿 吹蜡烛切蛋糕 忘了为自己唱生日歌的尴尬 一起成长的好朋友 看着我从初恋到分手再谈结婚的老朋友 没想到会重遇的营友 一直在通信的知心朋友 认识不久变成好朋友的博友 最好最疼最照顾我的同事朋友 还有 在远远的男朋友 或许已经没有能让我抱怨的理由 生活家人 情人朋友 少了谁的祝福 或谁不小心睡着忘了传祝贺简讯 已不重要 只要 只是这样就好了 每一年的生日愿望 你们还在 那就算实现了 虽然那天说出来的荒谬心愿 我还希望它真能实现 如果你们还记得 H有努力要帮我实现 谢呵 虽然都知道那盒东西没效 但至少让我知道你多么用心听我说的每一句话 最常和你说 mao i love you 真的 i really love ...

Read More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