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聖誕節我們看了一場歌舞劇madworld 劇情一一觸動我 我問毅 一個人怎麼知道自己已接受上帝 毅說就打從向上帝禱告開始 那天我默默接受了耶穌基督為我救主 那天非常感動 後我做了小小的禱告 我說希望下一次 就下一次的歌舞劇我能一樣站上舞台感染別人 那是 2010年的12月25日 兩年過去 2012年六月經過三次的audition 我被選入Everworld The Musical 演甚麼我不知道 哪怕只是小角色我已感激不已 為了audition 就連舌頭因戴著牙套不斷練歌也被磨破 開始只圈了演戲那環 結果最後又唱又跳 試音那天我唱了wicked里的popular 我有疑惑的時候 到底自己能不能勝任 畢竟六個月的排練 需要很多時間 和完全的投入 好比說週日都得留給workshop 打好基本基礎 哪兒都去不了 也不能出國 不能缺課 學了從來沒學過 ...

Read More

我曾經是個虔誠的佛教徒  熱衷佛學上課敬佛禪修 俺家老爸從小就如此灌輸教育 佛教這門兒學問我不算資深 但起碼和別人談起佛學我算略懂 能分懂南北傳佛教之別 對佛教的堅持 是認真是執著的 一直也認為這與佛的緣份是命定 且一輩子不變的 我不斷探討 只因心裡有很多疑問 對人世充滿好奇 人類到底該何去何從 為甚麼是這人體 到底第一個人類長怎樣 到底有沒有神 世上怎會出現眼前這所有一切 越想要答案我問越多 有時候和毅一起我們都用睡前幾小時談宗教 我的佛理與他的上帝 越演越劇烈 佛學徒說甚麼都是緣份 並認為每個人都必須尊重彼此的信仰 生於任何家庭任何宗教是與生俱來的緣份 所以有時候遇到頑強的基督徒難免無奈 就是不明白對方為何如此執著 為何處處干涉不肯讓步 其實當時我對這事開始反感 稍想逃避的時候 毅缺依然非常耐心向我解釋我的不明白 冷靜後深思毅說的 我內心相信人類宇宙的創造者 ...

Read More

國慶假日和毅參加了教會舉辦的兩天一夜生活營 後趕去書展 為了幾米的新書分享會 看樣子像30出頭的幾米 誰會想到他其實已過半百 誰會想到他曾經患過癌症經歷生死 來的人好多 幾米當時一邊播放作品集一邊朗讀 共念了兩部 朗讀時正是我心裡曾經出現的那把聲音 這是一場遠超講座的分享會 幾米帶所有人走段視覺與聽覺的夢幻之旅 台下的人不懂熱淚盈眶了多少次 後幾米也播了‘微笑的魚’動畫片 和被拍成電影的‘星空’預告片 說起‘星空’ 那是一部毅很久以前從台灣帶回來的繪本 很有意義的一份禮物 我愛幾米的‘星空’ 如愛梵谷的一樣多 當時收到禮物 就連翻閱也必須小心翼翼 如果你沒看過 我請你 真的別錯過 幾米說 創作是件又快樂又辛苦的事 I couldn't have agreed more 他的成就 是用二十年的耕耘和暗藏的動人故事換來的 就像那些外表光鮮亮麗的音樂人 背後要碰過多大的風 ...

Read More

这是爸最常听的音乐 听的时候他会把房子弄得暗暗的 然后躺坐在音响旁 邀我一块儿听 今晚我想和你们分享 或许你也可以像我爸一样闭目欣赏 把自己想象在西藏的草原上 朱哲琴 拉萨谣 喝过的美酒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青稞酒忘不了 青稞酒忘不了 穿过的衣衫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氆氇忘不了 氆氇忘不了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穿过的衣衫依呀都忘记了 只有氆氇忘不了 经过的辉煌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酥油灯忘不了 酥油灯忘不了 听过的歌谣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阿姐鼓的鼓声忘不了 鼓声忘不了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听过的歌谣都依呀忘记了 只有阿姐鼓声忘不了 (走过的路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回家的路忘不了 回家的路忘不了) ...

Read More

Out of bed at eight AM Out my head by half past ten Out with mates and dates and friends That's what I do at weekends I can't talk and I can't walk But I know where I'm going to go I'm going watch my money go At the Locarno When my feet go through the door I know what my right arm is for Buy a drink and pull a chair Up to the edge of the dance floor Bouncers bouncing through t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