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December 08] 生日快乐 我对自己说 朋友说 家人说 短讯说 他说 你说 好久没在多人面前为自己唱歌许愿 吹蜡烛切蛋糕 忘了为自己唱生日歌的尴尬 一起成长的好朋友 看着我从初恋到分手再谈结婚的老朋友 没想到会重遇的营友 一直在通信的知心朋友 认识不久变成好朋友的博友 最好最疼最照顾我的同事朋友 还有 在远远的男朋友 或许已经没有能让我抱怨的理由 生活家人 情人朋友 少了谁的祝福 或谁不小心睡着忘了传祝贺简讯 已不重要 只要 只是这样就好了 每一年的生日愿望 你们还在 那就算实现了 虽然那天说出来的荒谬心愿 我还希望它真能实现 如果你们还记得 H有努力要帮我实现 谢呵 虽然都知道那盒东西没效 但至少让我知道你多么用心听我说的每一句话 最常和你说 mao i love you 真的 i really love ...

Read More

突然想念没有手机的青涩时代 电话前等待的 情窦初开 日记 小熊信纸 铁盒子 假玫瑰 小纸条 水晶小爱心 满满一瓶小红豆 祝福语 电台的感性对话 该为功课冲刺的时候 却把所有学业成绩的责任统统留到大学 后honeymoon year 他们说 不明白理科班 不明白心不在焉 不明白化学物理 不明白朋友爱人 不明白爸爸的道理 懵懵懂懂走过 却清清楚楚没曾记错 还有多少年 我们还可以坐一起谈起从前 多少年 也还要多少年 我们才可能好好坐下谈谈 从前的那几年 过了很久 但我们不需要狠狠忘记 至少的曾经努力 像褪了色的照片 一样 少了鲜艳的颜色 却多了旧逊的好看 [ Good old times 2001-2003, Jan 09 ] ...

Read More

指甲并没有涂得很红 是图片的效果 为bare nails 染上鲜红 烟没烧得很凶 是为了那感觉 点了一支 后一支 暂时先不管肺会痛不痛 头发并没有长很长 是用旧去的方式 透过眼睛 骗了视觉 将视野扩张 这些照片 会令很多人讨厌我吧 只是在想 真的需要什么都向别人交代么 我说明志啊 他们都一样 你说太肮脏 留言箱是长满细菌的地方 好 我不看 有些事情等到需要交代 自然会有交代 八年前看你口沫横飞高谈奇怪梦想 这人心想的怎么都不一样 原谅我不懂欣赏 八年后要不是那么偶然的想起 曾经有过这怪人 和我说过蚂蚁的故事 再想起那简单的名字 也不会相信电脑屏幕里唱着国歌 再闹得满城风雨的人 就是那个说用十秒弄我笑的人 你那么远来这干嘛? 来告别 去哪里? 不知道 台湾吧 干嘛? 唔 读书 作歌 做我要做的事 实现梦想 唱歌?梦想? ...

Read More

九岁 我爱上小男孩 徐爸因为工作关系 小男孩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从此断了联系 向老师要地址 向小朋友打听消息 鼓着勇气 真的好不容易 多封寄出的信 没一封有回应 在想 没了音信 没了回忆 一个九岁的失落心情 8 年后 2003秋夏 男孩出现在同一所大学 一段奇妙际遇 那是我的第二段爱情 轰轰烈烈展开了 却静悄悄的逝去 没有人失去什么 反而多了 一个叫美丽回忆的东西 上帝好像要我们相遇 然后又让他离去 让我的遗憾不再有遗憾 不再需要往八年前的九岁去追忆< 像一场 短短 sweet mission 然后 accomplished 那时候刚断了一段伤痕累累的恋情 L先生说 我太惨忍 只是 对着已经厌倦的事情 我是怎么也无法伪装 脸上的笑容 和容忍三不五时的吵闹耍脾气 一段又一段的爱情 被逼着长大 逼着接受 逼着松手 逼着学会自己走 结果到后来 我又变回一个 ...

Read More

较早前我们问妳 真的能这样做么 我不相信 用钱换来的亲情 没有什么不可能 为什么不再努力些 毕竟是一辈子的事 不是买件名牌衣服般简单 很贵 但过季了还是可以扔掉再换 那种不是所有人能明白的的眼神 让我不再追问 为难妳 要怎么做都好像不对 且妳最会体谅 最体贴 最善解人意 可能妳就对吧 都说了没什么不可能 用这点钱可能真的能 换来你夫妻俩 一辈子的幸福天伦乐 你们流着不一样的血 却比有血联关系的感情 更不可思议 你被抱回家的时候 只有几公斤重 叫人看了心疼 很心疼 妈妈照顾你的初几个月 憔悴得不得人 因为 ...

Read More

一个人 九月 搬家了两次 学会从前都不懂的 九月 新工作 新居家 新环境 新的衣裳服饰 新的重新开始 日子变得简单 没有以往做不完的电脑动画 和恼人压力 亦少了和同学的半夜胡闹 却多了 简单一个人的简单 依然怀念等男人放工回来的日子 依然每晚闻着男人穿过的睡衣入睡 他说 那样子很可怕 但那只是想念你的小小动作 下个月你要再给我另外一件 有你的味道 穿过的 凌晨 00:12:08 喝了大大一杯热蔓越橘梅汁 听说喝蔓越橘梅汁 是女人爱自己的表现 听过柯夢波丹鸡尾酒么? 以伏特卡加以蔓越梅汁调制的 红色诱人鸡尾酒 像极都市女人 那么热情 独立 迷人 爱惜自己 也听过爱自由 又害怕独自行走的射手 最适合 绝对海风 这种能够表达矛盾射手的饮料 幽 ...

Read More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