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是個虔誠的佛教徒  熱衷佛學上課敬佛禪修 俺家老爸從小就如此灌輸教育 佛教這門兒學問我不算資深 但起碼和別人談起佛學我算略懂 能分懂南北傳佛教之別 對佛教的堅持 是認真是執著的 一直也認為這與佛的緣份是命定 且一輩子不變的 我不斷探討 只因心裡有很多疑問 對人世充滿好奇 人類到底該何去何從 為甚麼是這人體 到底第一個人類長怎樣 到底有沒有神 世上怎會出現眼前這所有一切 越想要答案我問越多 有時候和毅一起我們都用睡前幾小時談宗教 我的佛理與他的上帝 越演越劇烈 佛學徒說甚麼都是緣份 並認為每個人都必須尊重彼此的信仰 生於任何家庭任何宗教是與生俱來的緣份 所以有時候遇到頑強的基督徒難免無奈 就是不明白對方為何如此執著 為何處處干涉不肯讓步 其實當時我對這事開始反感 稍想逃避的時候 毅缺依然非常耐心向我解釋我的不明白 冷靜後深思毅說的 我內心相信人類宇宙的創造者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