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第一次親手弄給我的是在英國學會做的tiramisu 記得那時剛好和老師同學外遊回來 他突然出現在我家 在廚房弄好多食物給我驚喜為我洗塵 大家室友聚一起吃得好快樂 後每在外我如果點的是提拉米苏 他都有好多評語 沒依傳統不夠酒味兒不夠濃郁甚麼的 我不懂提拉米苏原味應該是怎樣 提拉米苏對我而言是種愛的味道 所以還是喜歡吃毅做的 上一次吃過好像是情人節的時候 現在負責烘培的雖然是自己 但卻沒想過要學弄 做這咖啡酒蛋糕好像已是毅的專利 說好買了材料你得好好做個讓我回味 哼 前幾天是我們的週年日 那麼快又一年了 彷彿眨眼就過 上一年過得最難忘 那晚我照著我們六年前的樣畫了幅油畫 六年的記憶倒带般回转 一幕幕抽丝般浮现 我用心記錄每段日子每個心情 這樣的畫面應該會重演很多年 Ever thine Ever mine Ever ours Happy ...

Read More

Simply Mel's 是在H跌傷時接的工作 一個人抗起工作壓力很大 壁畫非常高 每個動作都得爬梯子小心完成 戰戰兢兢攀上厲害搖晃的棚架 地方越高就得越振作 否則一晃神可能就出事 兩星期內體力耗得特快 這根本就是男人的差事 現在每次晚餐我都添飯 這能解釋勞工為甚麼都吃很多 其實過程還蠻沮喪的 心裡一邊在想念H 她嘗試畫了一天結果腳踝腫得不行 我一個人實在沒辦法趕上餐廳開張的日子 討論過後H決定替我找來助手 比較過資料有了人選 抱好大期望盼助手能勝任 結果兩天後我用在修改錯誤的時間更長 餐廳開了之後我們還在半夜往餐廳來回修圖了兩次 雖然用的時間遠遠超乎預算 雖然之間太多蹺蹊 雖然遇到的客戶挑剔非常 但事後聽到其他人的贊賞和認同 我想一切付出算是值得的 這一課我們學會不少 下一次一定能做得更好 頭昏腦脹  多數照片都是 ...

Read More

這是續曼谷後 在芭提雅玩風帆衝浪的照片 雖然已是五個月前的事 反正有時間就不如上來寫點甚麼 照片不能修一半就放著不管 現在生活很健康 平時工作畫畫 沒工作就窩家裡看教學 周五小組聚會週日去教會 雖說健康 但還是遲睡 找不到對的時間見朋友還是愧疚 也不曉得是年紀的關係 體力已不如從前 我們在芭提雅只住了一晚 是毅偶爾和朋友週末消遣的地方 朋友還帶有三個可愛的小娃 雖然說的是法文我聽不懂 但我說甚麼小孩大概都聽明白 每個眼睛都睜好大 對芭提雅的認識不多 因為目的只為衝浪 中午蹓躂到市中心的廣場 才做個泰式按摩天就暗了 然後乘坐 song tiao (song=兩,tiao=條, 兩邊座位的交通車) 在市中心逛兩圈就回去 到處都是紅燈區 色情廣告牌亦赤裸裸高空懸掛張揚招客 我才恍然大悟 芭提雅因此著名 比起攀岩我喜歡衝浪多了 滑不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