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22011 晴 之前黃昏毅在岸邊看別的岩手攀岩看得入神過了時間沒法到萊雷railay 所以爲安慰我毅答應最後一天什麽也不做 陪我到萊雷找洞穴找美麗的地方游泳 隔晚班機的時間不算短 算算我們也有半天時間發掘萊雷灣 退房後把包囊寄放在汪汪他們那兒 所以說出門在外最重要還是要有朋友 這次帶的衣服很少 除了甲米還有其他地方的 所以最後一天用圍巾隨意弄就起程 到海邊的路平時沒燈照明 晚上得摸黑小心的走 走久了自然也知道哪裡有窟窿哪裡有坑洞 天亮了看到又是不一樣的景色 路邊有間破爛小茅屋 每一天都拍出不一樣的效果 amanda一早就準備好 看她曬得古銅色的皮膚好漂亮好健康 即使曬傷也無所謂 這小妞讓我想起從前 只是現在我有一定的年紀不能再對自己的皮膚任性 越過密林山路大概40分鐘我們才到萊 ...

Read More

08022011 晴 通賽的背包客大多是岩手 住下來就是一個月 所以幾乎所有房門外都掛著麻繩好晾衣服 每早見面打招呼都是沒變的鄰居 這裡就像個長期渡假營 旅館的員工就像組長 也有很多單獨的旅客來到才結伴 只要開口認識別人 就不怕找不到伴跟攀 毅上次也是這樣 我決定一早跟毅到處去看他攀岩 看過岩壁也知道我除了看書聽歌之外大概也沒甚好做 也許能找到比較簡單的路線就儘管嘗試 不想大老遠來到卻攀不了 早餐過後看見樹上這隻大蜘蛛 毅看了好久 不停囔著照相 蜘蛛也配合開始織網 穿過洞穴我們爬到近懸崕的地方 汪汪等人已經開始在攀爬 壁面的紋路奇形怪狀看似有趣 旁邊吊床躺著一對露宿情侶 搭了篷連旅費也省卻 對於洗澡的問題我依然疑惑 還有晚上的蛇蟲呢 女生惺忪眼神望望我 說他們要到岸邊梳洗找食物 然後讓出吊床讓我用 how thoug ...

Read More

07022011 晴 在通赛大家都自然醒得早 7点电源断了之后仍然觉得冷 心里就开始期盼外头的太阳 这家的自助早餐很棒 住一晚只收费800株 感觉好惬意 吃早餐因此变成我每一天最期待的事 遇到很多朋友 记得有汪汪 amanda 和叔叔 然后顺道探知哪里哪里是热门点 曾经看过一句话说 普吉岛像一个穿金戴玉的贵妇 而甲米则像脂粉不施清秀脱俗的村女 她不是被包装得华丽的旅游胜地 反而住宿食物简单 海水清澈见底 沙细水暖 一座座的奇峰怪石从海中拔地而起 造就这个犹如天堂的攀岩岛屿 世界闻名 这里上千条线路都密集在tonsai和railay湾 风格各异 多数人都冲着攀岩而来 当然我还称不上什么岩手 所以在计划旅程的时候 毅早已想好带我出海尝试深水无保护攀岩 至少那个困难程度我是可以接受的 可以体验从高处跃身入海的感觉 可我还是胆怯 出发后 ...

Read More

06022011 晴 大年初四我随毅到了泰国一趟 听说二月份很多攀岩手都会聚集在甲米tonsai湾 毅来过一次就爱上了 这次他把我一起带来 两年前他说希望有天我们会一起回到这里 那时候感觉很渺茫 他说只要我们用心祈祷 上帝会听见 相信奇迹和绝望只在一念之差 我想也是 机票早在去年头已定好 只是没料到出席的身份和从前从前一样 像没变过 :) 从aonang到tonsai湾经过很多漂亮的岛屿 感觉像是熟悉 似乎以前就在这里看过发光的海洋生物对吧 tonsai 没有华丽旅馆 空调能说上是最好的设施 就连岛上所有电流供应也只限于傍晚6时至早上7时之间 我喜欢这样生活 不需管脚上的沙清得多干净 还是要化个什么妆 香水喷什么牌子 先一切从简 找到这家dream valley resort后住了下来 他说不用浪费时间看其他家的 因为都大 ...

Read More

这是爸最常听的音乐 听的时候他会把房子弄得暗暗的 然后躺坐在音响旁 邀我一块儿听 今晚我想和你们分享 或许你也可以像我爸一样闭目欣赏 把自己想象在西藏的草原上 朱哲琴 拉萨谣 喝过的美酒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青稞酒忘不了 青稞酒忘不了 穿过的衣衫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氆氇忘不了 氆氇忘不了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穿过的衣衫依呀都忘记了 只有氆氇忘不了 经过的辉煌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酥油灯忘不了 酥油灯忘不了 听过的歌谣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阿姐鼓的鼓声忘不了 鼓声忘不了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呀拉所来依拉来拉依萨 听过的歌谣都依呀忘记了 只有阿姐鼓声忘不了 (走过的路依呀都忘记了 嗯哎都忘记了) (只有依来呀回家的路忘不了 回家的路忘不了) ...

Read More

嘉士伯策划的这一切 是为了落在4月6日全世界同时间进行的C-day Launch 为了确保两幅主要壁画如期完成 H提议雇请他人帮忙 我俩才能够专注细节 善后也变简单 这是Matthew 牧师朋友的孩子 很乖巧的孩子 碰巧遇到学校假期 正好帮上忙 短短的日子边看边学的确进步不少 用漆料作画和平时不一样 漆料快干很难混色 所以很难大面积画好后颜色混着重叠再重叠 一开始用了很长时间慢慢摸索 要画好realism已经不容易 更何况漆料质地不同 碰巧这段日子的天气非常闷热 颜色混好才没多久 还没上好色就干掉一大半 最后就连风扇也罢免 汗流浃背湿透也无所谓了 挺着重重的画盘和颜料 重复在梯子上下来回攀爬 每一天回到家妈都说我像外籍工人 哪有女孩工作后可以肮脏成那样 长时间下来渐变习惯 于是这副画起来感觉容易许多 不太复杂 用了才3天的时间 效 ...

Read More

泰国回来后没多久  客户找上我们至谈妥细节只有短短两星期的时间 所有事情发生在一瞬间 还来不及思考就已忙上好长一段日子 整理照片的时候才再慢慢感受 进展还算不错 经验又累积多了那么一点 这次的大胆尝试 我们一点也不敢怠慢 认真构图至一场又一场会议 事情进行得格外顺利 除了概念构图一次就通过 壁画完成得也比预期的快 嘉士伯说要尝试透视图 让人能有产生走进画里的错觉 于是这次我们把哥本哈根Copenhagen嘉士伯城Carlsberg City里最著名的大象围墙门 画到墙上 题为 越过毁掉的白墙 一起走到嘉士伯城 墙壁的背后正巧就是嘉士伯历史馆 整个构思凑的恰好 这次计划里多了段小插曲 嘉士伯安排了家庭日让职员和家人一起参与 当天我穿得鲜艳为讨好小孩 画了好多小花和白兔 最后却被变形金刚难倒了 虽说职员上的色是我们为了准备而准备是不准确的 ...

Read More

一直担心没时间为毅的生日做点什么 最后决定在星期日把上午的时间留给工作 后赶着买菜煮饭弄蛋糕 和毅和他家人在家简单过33岁 这是早在几年前买下的模型 那时候为情人节做芝士蛋糕 卖相弄得很好 当时我在蛋糕上排满很多很多草莓 可是蛋糕难吃死了 他想也不想就吃掉一大半 还一直说好吃 这么多年我都把这给忘了 毅的妈妈却一直有替我收好这个 不久前看到后 从前的画面不断不断又浮现 这一次的卖相不好 内陷却很好吃 是不是好像人一样 思维随着年纪增长 注重的不再是外在 第一次弄了Shepherd's Pie 下一次要参杂羊肉和猪肉 蘑菇和薯泥要很多很多 尤其毅最爱吃这个 三文鱼也很容易处理 翻个两三下就熟透了 要买有厚厚鱼皮带脂肪的 煎得香脆多汁才好吃 毅说我看着他长皱纹看他变老 那我呢 是个女人了没有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