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在八岁那年 亲身母亲因为被性侵犯而自疚 后来精神大受创还进了精神疗院 企图自杀第二次的时候在湖边 被外籍工人救起 她妈妈没有因此渡过一劫 反而被强奸 杀害 将之尸首扔回湖里 那则新闻震撼每个人 撕碎她和家人的每颗心 H和父亲很辛苦挨过那段日子 她被磨练得非常强悍 也是我见过最本事的女生 我想念和她在大学互相扶持的日子 想念那些一起没睡觉的夜晚 只是毕业后的一段时间 大家都为了生活各奔东西 只是偶尔见面短聊  直到那一晚 她在电话里哭得很凶 生活出了问题 新朋友没有想象中知心 才发现除了我 她没法和其他人说 不停的道歉 不停说忽略了我是她的错  其实我没怪她  我也没觉得她有忘了我而失望 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不是每天见面就称得上交心 不是每次说几句吹捧的话就叫了解自己 记得有一次家里发生了事我几乎崩溃 她拨电慰问 说着说着她边哭边求我原谅 原谅她没有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