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来那感觉像见不到妈妈就快哭的孩子一样 听不见客厅像平时那样传来的政治谈 吸尘声 也没有 弄了早餐 推开椅子后坐下然后不顾味道 喝了像丢了甜味的温热蜜糖 对着墙壁我说哈罗 传回若有若无的回音 那么快三个月就过去 爸妈回去后 周末变得像断了方向 盲无目的 在星期日上班也变得不太难 寂寞原来真的就像他们说的 那种难受只有自己才知道 好像世界随时就抛弃了自己一样 在完全习惯和他们生活以后 现在又要回到没人叫醒的日子 又要自顾自儿的营养取量 最近认识了新朋友 和我一样爱画画的笨蛋 每天就陪我在聊天室乱涂鸦 然后又说他爱玩笛子 听的音乐是我喜欢的 就连爱吃的菜肴到雪糕甜点都一样 怎么这人和我那么像啊 偶尔除了随R在周末上夜店喝酒跳舞找乐子 要不就和T 在网上下下黑白棋 还有听N说不完的故事 其余的时间 不是工作 就是工作 日子还不算难过 至少没有一刻空着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