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很多事 爸爸住进医院 在大腿骨和盘骨之间动了个手术 Hip Joint Replacement Operation 在知道大骨断了个小节到做手术之间 只有短短一星期 这一星期里大家其实都睡不好 虽然脸上都嘻嘻哈哈说笑 都只为舒缓那些不安 当然最为担心的是爸爸 虽然他都说 没什么 只是个小手术 那个手术前夕 爸特静 时不时低头沉思摇头叹气 冒了一句: 这是我这一生最寂寞的一晚 妈眼泛泪光缓缓扫扫爸的背部又说: 凄凉咯 两句话让人冷进骨里 爸没试过入院 更别说作手术 动工在活动量很多的重要关节上 整个下午的等待 爸终于被推回房内 昏昏噩噩 没啥血色还被管子插这儿插那儿 鼻子突然变好痠 妈看见爸鼻子下的氧气管子 以为管子通过鼻子插入喉道才能呼吸 低落了好久 她不知道其实管子只是夹在鼻孔间 爸那时候睡得可甜呢 麻醉药没完全消去 爸开眼睛望了望又昏睡过去 N说 爸醒来的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