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节目好多 R的生日 还有我的T的  两场婚礼 圣诞节 和新年倒数 把每个周末挤满节目 不知道是真的活跃 还是要确保让自己没有一刻空着 怎样都好 这段日子我过得挺开心 虽然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偷偷落泪 M答应过有他在的时候 只要能让我快乐 要他怎样都行  所以我决定以后要好好的 欺负他 说要找这间石膏工艺馆说了好久 终于圆了M的心愿 说要一起为石膏上颜色 说要找回那儿时的感觉 M就是这样 脑袋不断在想让人累死的计划 那时候说要画幅很大很大的画 里头留个小角落让他小发挥 不然就反转厨房煮很多来考验厨艺 这人对食物很有要求 啊再不然就去哪里哪里做什么吃什么 有时同样的事情可以像神父重复说个好几次  问了又问 有时像个大孩子  不停说无厘头的话 说了好像没说 就像这次说好大家各涂一个模型 结果就 ...

Read More

看到赖写的那篇‘给妳’ 想到很多想到流泪 很怕自己就像赖写的她一样 看回以前的帖 发现我都作了画或想念毅的时候才会上来吐两句 生活真的满满填着和毅一起的点滴 再看回照片的时候 鼻子不禁一酸 毕竟过去了 也无谓想太多 新的一年可以给自己多一个换新的理由 这一年我没太大的愿望 我只想可以很开心 压力可以更小一点 希望 M煮很多很棒的食物给我吃 希望吃了以后不会变胖 就这样 今年我想只当个小孩 ...

Read More

续圣诞后 26日狂欢夜那天和毅一起参加 rita 的婚礼 梦想的garden wedding 因为大雨而告吹 那也不是件坏事我和她说 这里的蚊虫太多 天气不像苏格兰 哪有可能会坐得舒服 当然那些只是安慰的话 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婚礼和预想的一样美丽 牵着手捧着鲜花慢慢一步一步往前走 就像以后慢慢一步一步一起走 走到老掉死去 以前最爱做日梦 梦想婚礼 梦想家庭 梦想孩子 梦想变得很多自以为很靠近的时候 突然又发现画面变得模糊 突然发现没有童话故事 最后卸下一切从新开始 朋友问我是否开始怀疑信念这东西 没有 我没有放弃对爱情的信念 我丢掉的 是对自己的信心 对爱情的看法 好像又升华了一点点 家庭 爱情 快乐 永恒 到底要去哪里找句点 rita 的先生 Graeme 是苏格兰人 住在Glaslow 开始计划结婚的时候 有邀毅和我一起到苏格兰参加婚礼 ...

Read More

这是毅送的 PETER RABBIT A winter's tale. 美得不像话 是份生日礼物 卡片上叮咛我要到生日当天才能看 可我就太心急没看到那么小一张卡片 匆匆就把礼物纸撕得满地 这份礼物对我意义很重要 也可能是最后一份 故事的最后一页 像魔幻般出现的圣诞树 让我愣了好几秒 我把每一页附送的snow flakes 慢慢一颗颗挂到树上 好漂亮 这段日子感觉思绪很飘然 说什么都用顺其自然做个了结 R说我感觉不到自己 有时候也觉得真的是这样 做什么都提不起经 像灵魂走失了方向 当真要好好思考的时候 又把事情想得太周全 什么都逼着要规划好 其实我过得还算好 有要好的朋友家人 还有M 像神父一样一直给鼓励和劝告 那天看过毅的礼物我哭得可凶 还好有M安慰 出现得正是时候 数天没有毅的消息 生日当天传个简讯得知他在泰国某个自己也 ...

Read More

最近好像踏入新的chapter 不想面对的事情总要面对 或许R也说得对 我太年轻 现在逼着长大 别把所有的事情现在就匆匆画上句号 好像一部片子才开场没多久 就自己把那结局赶忙给演完 害怕结局演得会不好 所以遇到美丽的事情就立刻把它给定为永远 哪有一场戏 只演快乐的15分钟 很多事情 可能不会变 但只要那一变 会变得很快 以后的路怎么走 自己走 好好的走 她说我太烦恼 我做人就是太循规蹈矩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按部就班 那很累 要快乐 就要为自己而活 像魔鬼和天使的对话 可是她总有些对的道理 听了进去就是比较舒服 是不是魔鬼的话比较好听 我也知道 只要自己觉得没错 一旦决定了 好好做好就对了 她说我是开心果 你才是我的呛辣椒呢 昨夜不想唱歌 看你们唱的开心 心情也莫名放开了 ...

Read More

早晨醒来那感觉像见不到妈妈就快哭的孩子一样 听不见客厅像平时那样传来的政治谈 吸尘声 也没有 弄了早餐 推开椅子后坐下然后不顾味道 喝了像丢了甜味的温热蜜糖 对着墙壁我说哈罗 传回若有若无的回音 那么快三个月就过去 爸妈回去后 周末变得像断了方向 盲无目的 在星期日上班也变得不太难 寂寞原来真的就像他们说的 那种难受只有自己才知道 好像世界随时就抛弃了自己一样 在完全习惯和他们生活以后 现在又要回到没人叫醒的日子 又要自顾自儿的营养取量 最近认识了新朋友 和我一样爱画画的笨蛋 每天就陪我在聊天室乱涂鸦 然后又说他爱玩笛子 听的音乐是我喜欢的 就连爱吃的菜肴到雪糕甜点都一样 怎么这人和我那么像啊 偶尔除了随R在周末上夜店喝酒跳舞找乐子 要不就和T 在网上下下黑白棋 还有听N说不完的故事 其余的时间 不是工作 就是工作 日子还不算难过 至少没有一刻空着 ...

Read More

那天我提议说去唐人街 心想不能每次都是毅领着我走 这次就换我拍了胸口说 我要带他吃好吃的 查过资料再听了好多介绍 统统记在记事本 心想这次可威风了 都听我的 到了地铁站结果 地图还没来得及找到 毅已走在我前面 我也只有踏着他的影子跟着走 R说我属翻版人马座 性格完全唱反调之余 是确确实的小女人 不是的 从前我也滥情过 所谓滥情 也不外是在人群中寻寻觅觅 不踏实的passerby 来又走 又或许 这并不叫滥情 09年8月14日 我怀念的是 四年前的这一晚 忐忑担心约会会不会顺利 会不会就是那个男人 怀念那天看的电影 电影情节忘了演些什么 只记得他怎样突然握着我的手 然后不肯放 手掌心好温 怀念那天他穿的青色衣服 刷白牛仔裤 坐在我面前那时候的眼神 然后在西班牙酒吧醉醺醺说的酒话 还记得在家门外我说 我不确定我们现在算什么 以为他会失望 结果他微笑回我说 it's ok ...

Read More

最近发生很多事 爸爸住进医院 在大腿骨和盘骨之间动了个手术 Hip Joint Replacement Operation 在知道大骨断了个小节到做手术之间 只有短短一星期 这一星期里大家其实都睡不好 虽然脸上都嘻嘻哈哈说笑 都只为舒缓那些不安 当然最为担心的是爸爸 虽然他都说 没什么 只是个小手术 那个手术前夕 爸特静 时不时低头沉思摇头叹气 冒了一句: 这是我这一生最寂寞的一晚 妈眼泛泪光缓缓扫扫爸的背部又说: 凄凉咯 两句话让人冷进骨里 爸没试过入院 更别说作手术 动工在活动量很多的重要关节上 整个下午的等待 爸终于被推回房内 昏昏噩噩 没啥血色还被管子插这儿插那儿 鼻子突然变好痠 妈看见爸鼻子下的氧气管子 以为管子通过鼻子插入喉道才能呼吸 低落了好久 她不知道其实管子只是夹在鼻孔间 爸那时候睡得可甜呢 麻醉药没完全消去 爸开眼睛望了望又昏睡过去 N说 爸醒来的 ...

Read More

Out of bed at eight AM Out my head by half past ten Out with mates and dates and friends That's what I do at weekends I can't talk and I can't walk But I know where I'm going to go I'm going watch my money go At the Locarno When my feet go through the door I know what my right arm is for Buy a drink and pull a chair Up to the edge of the dance floor Bouncers bouncing through t ...

Read More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