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周末过得越来越平静 平时除了和家人吃饭逛街 其余的时间不是用来工作 就是窝在家画画或看港剧 最 近周边的事情好像比较顺利 皮肤状况也慢慢康复 我只求变得像从前 从前都不用花太多钱 其 实手上还有很多工作还没完成  设计图撇开别说  就连凯和 M 的画我都还没开始构图 是 不是找不对心情 就下不了笔  心情和环境确实很重要  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那天不小心跌破很贵的新遮盖液 还没用过就没了 那感觉比打破了香水还心疼 姐 看我可怜 给我买了海天堂龟苓膏让我开心 只要想到吃了皮肤会变好就开心 结果M也替我找到其他牌子的 比较廉价 第一次用遮盖液  被弄得乱七八糟 谁要教教我 有时候太多的抱怨不知要往哪发 和M述说太多好像不太对 又不想太烦身边的朋友 感觉就是无奈 就说午餐和毅在一间 ...

Read More

十五岁我做过很多事 从征服山峰到寺院禅修我都经历过 很多友情和傻傻的爱情 也发生在那个年代 我怀念那些单纯的人和事 从前那满怀梦想的心 那些幻想那些期盼为我带来很多快乐 家里生活再怎么平庸 功课怎样比别人差都好  奈何我就是比任何人都满足 虽然成绩让爸爸一次再一次失望 然后大骂一顿后 我都有办法为自己辩解 那时候真的觉得 成绩不比别人好有什么大不了 很多方面我比谁都好 爸爸非常不解我到底是用怎样的一个方式来让自己那么开怀 为什么和姐姐那么不一样 为什么那么多为什么 我脑袋里装的记忆很奇怪 我梦见过青色的猪 也梦见过自己有着闪闪发亮的鱼尾 像海豚在海里畅游 还有很多会唱歌的青色葫芦 所有活动的天使雕塑 在欢迎我 就是这样 我一直认为我的世界不同 我看到别人看不到的 虽然老人家说梦太多对身体不好 可是我觉得有梦最好 在梦里我能看到所有现 ...

Read More

最近在忙这个 终于弄好了 H,K和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网站 PaintLust 里头组合了一些H和我的作品  K呢则负责和顾客商谈壁画和价钱等等的工作 我们主要都提供壁画  也提供在帆布或木板上作画 以便不想作品不能被移动而造成的麻烦 但壁画却有它的吸引之处 画在墙上就是感觉不一样 但似乎情况而定 很多人问我啊 要是我以后搬家了房里的壁画怎办 什么心血都没了怎办 如果新屋主要是惜画之人而把它给留住我当然开心 但他要是不想留那我也没办法 老师以前说过  自己的画如果不见了又有啥所谓 只要自己随时都勤于学习 学以致用 有了技巧和想法 还是能画出很多更好的作品  把不见的作品当是多练习一次的就好了 我曾经在大学的一个学期不见了因为一副不够大而画成两幅的帆布画 耗了很多时间心思 里头有两个向下望的人像 有马有玫瑰 所有生物凑在一起思考  于是名字我取为s ...

Read More

H在八岁那年 亲身母亲因为被性侵犯而自疚 后来精神大受创还进了精神疗院 企图自杀第二次的时候在湖边 被外籍工人救起 她妈妈没有因此渡过一劫 反而被强奸 杀害 将之尸首扔回湖里 那则新闻震撼每个人 撕碎她和家人的每颗心 H和父亲很辛苦挨过那段日子 她被磨练得非常强悍 也是我见过最本事的女生 我想念和她在大学互相扶持的日子 想念那些一起没睡觉的夜晚 只是毕业后的一段时间 大家都为了生活各奔东西 只是偶尔见面短聊  直到那一晚 她在电话里哭得很凶 生活出了问题 新朋友没有想象中知心 才发现除了我 她没法和其他人说 不停的道歉 不停说忽略了我是她的错  其实我没怪她  我也没觉得她有忘了我而失望 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不是每天见面就称得上交心 不是每次说几句吹捧的话就叫了解自己 记得有一次家里发生了事我几乎崩溃 她拨电慰问 说着说着她边哭边求我原谅 原谅她没有 ...

Read More

台湾的朋友也是peter迷 知道这里难找到所以寄了一些给我 只可惜最喜欢的杯子因为里头忘了塞气泡垫 破了 M 看我心疼得那样 很耐心的替我把碎片一片片粘组回去 杯子算是还原了 可是深深的裂痕还在 像情人一样 发生过难忘的事情即便已过很久 还是会记在心里 很久很久 或是一辈子 谢谢你送的peter 我非常非常喜欢 等你过来我再送你peter画 peter is home | march 2010 ...

Read More

will last forever, but it just doesn't work. that is why love can be romantic, because it cannot be... complete." 每个月等毅回来我们都会约好吃晚饭 谈谈近况互相勉励 为了要吃得简单健康 这次地点约在他家 他这里的家 房子多了一些新家具 桌上有相框 框里有我两年前的样 旁边坐着我以前用的的木莓石榴护肤霜 紫灰色墙上多了一面我一直说喜欢的镜子 很大个白色镜框 一切东西都还在 就像我从没离开过一样 毅准备了全麦面包 新鲜萨拉 乳酪 一些猪肝酱 牛肉棒 晚餐很简单 从生活工作谈到家庭 从饭桌谈到厅里的豹纹豆袋上 说不完的话题 兜转到最后还是回到我俩的问题上  你怎么舍得 他问 为何能如此快 如此轻易忘掉悲伤 再次恋爱 ...

Read More
1 2 3 4 5 6 7 8